傲宇閣 > 歷史軍事 > 三國之黃巾天下 > 第0605章 遇險
    果不其然,孟寒瀟在確認所有尋找鮑安的人都離去以后,他擔憂趙弘的安危,迅速往北。因為趙弘并沒有走遠,孟寒瀟北行不到兩個時辰,便遇到了趙秀,趙秀將孟寒瀟

    帶到了趙弘隱蔽的山洞。

    孟寒瀟道:“大王,果然是料事如神啊,鮑安的人果然沒有在附近搜查,直接往北去了。”鮑安此時已經清醒,一聽這話,又恨又急,他知道趙弘已經派人往長沙去調兵馬去了,一旦長沙的兵馬來了桂陽,什么鮑家、趙家、陳家,那在黃巾賊寇的面前都是浮云

    ,都將被殺得雞犬不留。

    趙弘道:“藤龍辛苦了,你休息吧,明日咱們得換個地方。”

    孟寒瀟道:“微臣不累,大王你只管休息。”趙弘笑道:“藤龍啊,你也別以為自己還是年輕那會兒,你也不小了,讓秀兒給咱們兩個站一站崗,咱們一起去洞里休息。”剛才趙弘不在洞里休息,確實是對趙秀不太放

    心,在洞外休息,遇到險情便于脫身。

    于是趙弘讓趙秀給自己和孟寒瀟站崗,而他們兩人則到洞內休息。到了洞內,孟寒瀟在洞口席地而臥;趙弘則睡在里面。

    如果實在野外,只有孟寒瀟或者是斷肆中的一人幫趙弘守住門口,趙弘才能睡得安穩,睡得踏實。

    孟寒瀟雖然睡在洞口,但是一個晚上他都緊緊的抱著手中的刀,沒有沉睡。

    第二天早上,當第一縷陽光射進山洞的時候,孟寒瀟就醒了,他走出洞口,見趙秀蜷縮在洞口,耷拉著腦袋,熟睡未醒;鮑安被綁在一顆大樹上,也耷拉著腦袋熟睡了。

    孟寒瀟沒有驚動趙秀,先去用山澗的水洗了一把臉,然后將從死尸身上搜繳來的干糧取出來,守在洞口,等候趙弘起來用膳。不一會兒,趙弘從山洞里出來,孟寒瀟將干糧送到趙弘的手旁,趙弘斜眼看見趙秀還在睡覺,微微的搖了搖頭,對孟寒瀟道:“藤龍,你等會兒,我去洗把臉就來。你把秀

    兒喚醒,我們今天準備換個地方吧。”

    孟寒瀟將手中的干糧放在地上,道:“遵命!”

    趙弘洗了臉以后過來,見孟寒瀟正在輕輕的呼喚趙秀,趙秀已經沒有睜開雙眼。趙弘走過去,一腳踢在趙秀的肩膀上,喝道:“起來!”

    趙秀驚醒過來,急忙行禮道:“兒臣拜見父王。”

    趙弘道:“趕緊去洗臉,吃了東西就趕路。”

    趙秀走了以后,孟寒瀟問趙弘道:“大王,咱們接著往哪里去?”

    趙弘道:“我想去桂陽看看。”

    孟寒瀟一聽這話,驚道:“大王,去不得,去不得啊!如今桂陽城里的人正在到處找鮑安,咱們現在去,不是自尋死路嗎?”

    趙弘道:“藤龍啊,最危險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

    孟寒瀟道:“大王,你說得雖然不錯,但是,這個險不能冒!”

    趙弘笑道:“藤龍,你怎么年紀越大,膽子越小啊?”

    孟寒瀟道:“這不是膽子大小的問題,大王,你是黃巾軍的大王,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天下必然大亂啊!”

    孟寒瀟的一番話說得趙弘無言以對,趙弘問道:“那咱們不能總在這里呆著吧。”

    “微臣去桂陽城外看看,如果大軍到了,微臣再來迎接大王進城,如何?”趙弘想了想道:“行吧,那我就在這兒等你回來。哎——”趙弘忽然長嘆一聲:“當初我趙弘從宛城突圍的時候,也沒有經歷過今天這樣的處境啊,竟然只有一個兄弟和一個

    兒子在身邊,還幾乎被人給做了,嘿嘿……”趙弘無奈的干笑了幾聲。

    趙弘躲藏的山洞距離桂陽城并不遠,孟寒瀟幾乎是每天早上去,晚上就會回來,而且還會帶點酒菜回來。每天趙秀只喂點干糧給鮑安,保證他不會餓死;同時將鮑安從洞外遷到了洞內。為了晚上在洞里點篝火不被發現,趙弘將鮑安身上的衣服扒了個精光,然后將鮑安的衣服

    全部撕成窗簾的模樣,掛在洞口。

    今天晚上,孟寒瀟又帶回來了許多的酒菜。山洞里生了篝火,將山洞里面照得一片明亮,并且十分的溫暖。

    趙弘略顯的憂心的道:“藤龍,你不該天天回來啊。”

    孟寒瀟知道趙弘這話是什么意思,于是道:“大王放心,微臣回來的時候特意留心了身后,確保沒有人跟來。”趙弘瞥了一眼有氣無力的鮑安,對孟寒瀟道:“別人的地盤上,咱們還是注意些為好。”話音剛落,孟寒瀟忽然一下從地上站了起來,并且一把抽出手邊的長刀,另一只手

    提著一張弓,腰上別上了一壺箭。

    趙弘也隨即抽刀。

    趙秀驚恐的看著孟寒瀟問道:“孟……孟寒瀟,你要做什么?”

    鮑安哈哈笑道:“好啊好啊,黃巾賊寇內訌了!”

    趙弘道:“秀兒,去堵住這王八蛋的嘴巴!他要再敢多叫一句,剁了他的雙手!”

    孟寒瀟提刀握弓,反身出了山洞。

    不一會兒,只聽見“哎呀——”一聲慘叫。

    緊接著有人喊道:“果然躲在這里!他媽的,害得老子跑了幾百里地去找!兄弟們上,殺了他!殺了他!”

    趙弘對趙秀道:“你盯著他!”說罷也沖出山洞。出了山洞的趙弘看見山下點著無數的火把,將漆黑的夜空照得通亮,心中暗自吃了一驚。但是孟寒瀟占據一個有利的隘口,上來一個殺一個,上來兩個殺一雙,而那個隘

    口也僅僅只容得下兩個人并肩通過。

    孟寒瀟一手舞刀,一手揮弓,沒有一個人能夠沖得上來。

    趙弘沖了出來,孟寒瀟大吃一驚,就在這時,一支羽箭設了過來,正中孟寒瀟的右肩,右手上的刀掉落在地上。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黃巾軍兵士沖了上來,趙弘急忙沖了上去,一刀將那個黃巾軍兵士砍死。接著,又一個黃巾軍兵士沖了上來,趙弘毫不猶豫,一腳將那兵士踢翻,孟

    寒瀟沖上去,一弓掃在哪兵士的臉上,趙弘一刀將那黃巾軍兵士砍死。就在這時,孟寒瀟丟下手中的弓,奪過趙弘手中的刀,左手持刀,殺得黃巾軍兵士沖不上來。
快三止盈止损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