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我在異界有個黑市 > 第五四五章 難得的看熱鬧
    ntent

    此時太陽已經高高升起。

    整個千窟丘陵的景象也顯的格外清晰。

    如果不是知道這里是放逐者的聚集地,眼前祥和平靜的場景還是讓人相當向往的。

    只是此刻,當牧小野他們三人探出頭時,去發現在不遠的疏林間有人影在攢動。

    “那不是那個陶”

    “是陶澤!”

    曹劍秋低聲對林不凡說道,“他們怎么也沒回去?卻像是找什么”

    “怕是在找我們”牧小野惆悵著說道。

    “呵!還是因為你殺了他們跳蚤社團成員的是吧,還揪著不放嗎?”曹劍秋笑道。

    “這次估計不是。”牧小野道,“上次董太平的事,想必也讓他老實了幾分,這次師尊也專程去找過申屠休,這陶澤應該不是來殺我們的,至少現在不太會!”

    “大哥,那些人呢?”林不凡忽然指向了另一個方向。

    艷陽之下,七八條身影急急的從遠處本來,其目標卻也正是陶澤他們所處的那片林地。

    “陸長風?”曹劍秋頗有些無語的看向了牧小野,“無憂組的老大,聽說你們兩個社團關系還不錯,他們不會也是來保護你的吧?”

    “他們”牧小野很無奈,不過他還是實話實說的說道,“他們卻是未必,恐怕他們才是來殺我的!”

    “啊?”曹劍秋一愣,“你這關系處理的可不怎么成功啊!團結一個,再樹敵一個,這樣下去早晚是會出事的保護你可也真難!”

    “大哥”就連林不凡也苦笑道,“你到底樹了多少仇家,筱珂姐不是說只有跳蚤社團和申屠家嗎?這怎么又來一個無憂組”

    “筱珂?咱們組的那個漂亮姑娘?”曹劍秋看著林不凡問道。

    “嗯。”林不凡點頭道。

    “不要信你筱珂姐的話。”

    “為什么?”

    “她才不會跟你將她家族在背后控制著無憂組呢!”曹劍秋笑道,“現在如果無憂組的人準備對牧小野動手,怕是真正的主謀應該在她們皇甫家!”

    “大哥?”

    林不凡一臉便秘的模樣。

    看樣子他有點為牧小野肚疼。

    “是”牧小野苦笑,“不過筱珂她”

    “別說她不知道,你信!”曹劍秋沒等牧小野說完,便揶揄道。“不過也似乎不對吧!也許他們根本就不是針對你的,你看他們兩伙現在干起來了!”

    “就是”林不凡也是一愣,“大哥,也許真的是你多想了,你看他們一言不合就開打了!如果真是一個十來保護你,一個是來殺你的話,最起碼也應該等到你出現不是?”

    “呃但愿吧。”牧小野郁悶的說道。

    趴在隱匿處,三人倒是悠哉悠哉的看著林地間的爭斗。

    果然如曹劍秋所言,現在兩撥人竟然直接打了起來。

    只是讓人頗有些意外的是,陶澤和陸長風卻似乎并沒有動手的意思,雖然他們兩人都在拔尖弩張的對峙,但卻也只是神斗,根本沒有訴諸于動武。

    反倒是那些弟子和他們身后的兩大家族的家將,此時正斗的熱火朝天。

    不過,因為雙方的實力頗為接近,因此只見疏林之中靈力亂現,卻也并沒有出現什么嚴重的傷殘。

    “大哥,咱們現在怎么辦?”

    看了幾眼那邊的爭斗,林不凡忽然問道。

    “等!”牧小野思索著說道。

    “等什么?這熱鬧有什么好看的,咱們還是想辦法找路去玉龍山的好。”曹劍秋低聲的反駁道。

    “怕是不行”林不凡緩緩說道,“那片林地正是通往銀杉林地的入口,也是從這里去往玉龍山的必經之路!”

    “要不咱們也殺出去給他們攪攪局?”曹劍秋問道。

    “我看還是算了。”牧小野苦笑道,“我估計我若是現身,他們反而會就此收手!既然這兩撥人都跟我有仇,那么看他們互相廝殺,豈不也是一種快事?”

    “呵呵,就是!”林不凡也笑道,“不過大哥,這可不是一般英雄的做法啊!”

    “當什么英雄?”牧小野一笑,“你說的是匹夫之雄,咱們不去逞那個虛頭的英雄。”

    此時曹劍秋也笑道,“凡公子,你這樣說可就是真不了解你大哥了。如果又機會你去臨風城的神風學院打聽一下,誰不說你大哥是英雄?這是他的做法是為了大多數人的利益,而并不會是因自己出風頭。”

    “呃聽你這么一說,我都有點佩服我自己了。”牧小野尷尬的笑道。

    然而跟他們這三個難得悠閑的人不同,林地之間的戰斗此刻卻也漸漸的分出了勝負。

    除了依然穩如泰山,在相互對視的陶澤和陸長風。

    其余的人卻逐漸的出現人員的負傷。

    無憂組的那些人還是實力不濟。

    一旦出現了一個人員的倒下,場上的情形就立刻發生了變化。

    實力相當的眾人,一但出現了些微的變化,勢必會影響到整個局面。

    包括皇甫家的家將,此時也隨即出現了死傷。

    此消彼長,幾乎是在瞬間林地之間便分出了勝負。

    而與此同時,陸長風也驟然出手了。

    長劍在手,整個人如同弱柳扶風,身形極為輕盈。

    眼花繚亂的劍影之中,他整個人的身形也倏然間便的模糊了起來。

    不過和他對峙的陶澤卻是一副完全不同的模樣。

    他似乎更側重于守。

    手持巨劍,穩如泰山。

    身上的靈力不斷的在流淌,每次總能恰如其分的出現在陸長風長劍攻來的地方。

    “當!當當”

    眨眼之間,兩人便以相對了數著。

    只是卻也并不能分出高下。

    武技的特點各有不同,不能說身輕如燕,動如脫兔就是低階的武技,而穩如泰山,以守為攻就是高階的武技。

    這是沒有道理的。

    武技講究的是以修煉者自身來彰顯威力的,有些人就善于攻擊,有些人就善于防守,這是不可混淆的。

    陶澤和陸長風詐分驟合,相互的對抗,也讓牧小野他們三個贊嘆不已。

    靈將七階!

    這實力真正的施展開來,也著實是比林間大部分纏斗在一起的眾人要強的多!

    其實他們現在的修為都很接近,曹劍秋作為神風弟子第一人,實力其實也不過是靈將七階而已。

    林不凡經過短暫的靈力蟄伏之后,也以在經歷了十字坡戰斗之后,順利的進階到七階。

    而牧小野在吸取了那名放逐者的靈力之后,也堪堪的躋身七階靈將。

    因此在他們的眼中,觀看陶澤和陸長風的戰斗,那才是剛剛好的能夠完全看出他們的路數,勝敗的走向。

    只不過,他們這不掏錢的看熱鬧很快便結束了。

    隨著無憂組和皇甫家將的相繼倒下,跳蚤社團和申屠家將也越來越興奮,越來越放松了。

    殊不知危險正在悄然降臨。

    十幾條暗影正在叢林間急速的穿行,倏忽間便以闖入了戰圈之中!

    ntent

    我在異界有個黑市
快三止盈止损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