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至尊大帝 > 第949章 舉動
    “好了,該說的我都說了,你現在還有沒有要對我說的。”

    林行蹭的一下坐起身,伸出手微微掐算一下后,對小舟詢問了起來。

    小舟看了看林行微微掐算的手,有些不明白這個家伙在掐算什么。

    不過她也沒有對林行詢問什么,而是對林行問道:“你覺得,接下來修煉界和天宗之人,以及虛影之地的戰斗,會有多大的傷亡?”

    “別問我,我不知道。”

    林行深深的看了小舟兩眼,想也沒想的說道。

    接下來的損失會有多大,哪怕是林行也猜測得不出來。

    再說了,就算自己能夠猜測得出來,自己也不能夠說出來。

    畢竟,自己也不知道小舟這里面是不是有套路,想要忽悠自己現在就入場戰斗。

    小舟看著有些警惕自己的林行,有些無奈的笑道:“放心吧,我讓你幫我做的事情你已經幫我做了,接下來只是單純的聊天和分析罷了。”

    “就算如此,我也找不到該說什么,也說不明白。”

    林行搖著頭,對小舟輕輕的說道。

    恐怕現在不止是修煉界里面的強者在分析戰斗開始之后,會有多少的傷亡。

    恐怕就是天宗之人,以及虛影之地的人,也都在分析吧。

    不過林行敢肯定的說,他們是分析不出來的。

    因為接下來的戰斗,各種各樣的意外都會發生。

    畢竟修煉者都有著很強大的智慧,他們有時候會出現莫名其妙的想法。

    隨隨便便一個小打算,就足夠保護很多人,也足夠害死很多人。

    所以說,在戰斗之前,推演究竟有多少傷亡,是最為不切實際的。

    “你這個人,也太不解風情了,一個大美女問你這些事情,你應該好好的回答才對。”

    小舟翻著白眼對林行說道。

    哪怕林行推算不出來接下來的傷亡到底有多少。

    但是他應該聽得出來,自己既然這么問他,就代表自己的心情有點忐忑。

    這個時候,自己需要有人,讓自己的內心變得更加的堅定。

    林行這個時候,若是對自己說一句,你放心的去做,畢竟這些事情沒人去做,損失會更龐大,到時候自己的心絕對會堅定不少。

    而且對林行,說不定也會多不少的好感……

    “在修煉界里面,看臉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林行揉了揉自己那有些發脹的太陽穴,再揉了揉自己那有些酸澀的眼睛,有些沒勁的對小舟擺了擺手。

    就在小舟紅唇微啟,還打算說什么的時候,林行直接開口對她說道:“好了,若是沒事了就這樣吧,這段時間我基本上沒睡過覺,現在有些乏了。”

    話說完,林行重新躺在地上,眼睛閉上就直接睡著了。

    若是以前,別說一兩個月不睡覺,好幾年不睡覺對林行而言都沒有任何的影響。

    但是現在不行,現在自己走出來的這一條路雖然強悍無比,但自己其實依舊還是普通人的范疇。

    所以睡眠對自己而言,是必不可少的。

    而這段時間,自己一連一個多月,將近兩個月沒有睡覺了。

    自己若是再不好好的休息一下,那么對接下來自己的實力發揮有所影響。

    “這家伙……”

    看著直接不理會自己,閉上眼睛就睡覺的林行,小舟變得哭笑不得起來。

    不過她這一縷烙印,也沒有重新化為烙印的狀態,回到林行的身體中。

    而是依舊盤坐在那里,替林行護法起來。

    畢竟現在的修煉界里面,危險太多。

    若是任由林行在這里,保不準在林行睡覺的時候,這個家伙會遇到什么意外。

    雖然說,林行可能有著自己預警或者防御的辦法,但是,這些都沒有有人守在他身邊比較保險……

    而林行這一睡,也足足睡了四天多左右的時間。

    這天中午左右的樣子,林行無聲無息的睜開眼睛。

    他看了看小舟,眼中絲絲詫異之色流露出來。

    不過他并沒有對小舟說什么,而是直接把周圍的天地靈氣凝聚成水滴開始洗臉。

    然后他又拿出美食,不緊不慢的吃了起來。

    睡好吃好之后,林行慢慢的站起身。

    他瞥了一眼小舟,打著哈欠問道:“現在你和我應該沒什么事情可以聊的了,你這一縷烙印是直接消散,還是怎么著?”

    “咱們還是保持聯系比較好。”

    小舟思考了一下后,對林行幽幽的說了起來。

    隨即她的那一縷烙印,重新化為一個符號沒入了林行的身體中。

    林行也沒有在意這一點小細節,他活動了一下手腳,雙眼幽幽的看著一個方向。

    他伸出手隨意沖著眼前的空間一扯,頓時眼前的空間開始重疊起來。

    隨即林行屈指一彈,眼前的空間直接出現了一個小洞,絲絲荒蕪之氣從其中顯露了出來。

    林行伸出手沖著那些荒蕪之氣抓去,頓時那些荒蕪之氣在他的手中慢慢凝聚壓縮起來。

    很快,那些荒蕪之氣在林行的面前就凝聚成了一顆黃色的珠子。

    或者說,用類似眼球般的存在來形容,更加的貼切。

    “應該差不多可以了。”

    掂量了一下手中那由荒蕪之氣凝聚出來的東西,林行伸出手隨意的一揮,眼前的空間就徹底恢復了過來。

    而后他看向一個方向,手中力量開始朝著那荒蕪之氣凝聚出來的東西里面涌動而去。

    當那由荒蕪之氣凝聚出來的東西變成黃白交加之后,林行屈指一彈,那一顆宛若眼球一般的珠子頓時化為一道光芒朝著遠處激射而去。

    轟隆隆!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在中域的一個地方。

    這里大山林立,一切都保持著原始的面貌,和中域,和修煉界其他地方都不盡相同。

    在這天,那黃白相間的珠子直接在這里的空中停留下來。

    隨即無數荒蕪之氣和刀氣從那珠子里面里面爆發了出來。

    無數荒蕪之氣,直接化為一個龐大的屏障把這個地方籠罩。

    而那些刀氣,則是在空中凝聚成一個龐大的陣法,慢慢的與下方的一切融合在了一起。

    當陣法和荒蕪之氣徹底把這個地方籠罩之后,這個地方緩緩的消失。

    就宛若,這個地方直接被從中域里面抹除了一樣。
快三止盈止损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