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撿漏 > 2998 別跟子墨說
    王家的冤屈在這一刻得到了洗清,但新的問題又出現在了金鋒眼前。

    子墨身上的那十一種神經毒素又是從哪兒來的?

    這個問題讓金鋒思細級恐,頭皮一陣陣的發麻。

    到了這里,金鋒已經猜到對方用的是什么手段了。

    根據陳洪品和青依寒的推測。對方是一次性或者多次性將鬼蘭花、血海棠十一種神經毒素通過特殊的方式讓曾子墨沾染上。

    病原體種上之后,接下來對方便自什么都不再管。也不再去做最后那一步的毒素誘變催發。

    就放任曾子墨去做任何事。就坐等著曾子墨某天毒發。

    曾子墨是女生,平日里百分百的會接觸到花卉植物。這些花卉植物都不用刻意去準備。

    曾子墨在平時的休閑工作過程中總會接觸到各種各樣的植物。只要那天撞上了某種花草。就會引發曾子墨發囊里某種神經毒素。

    等到某一天最后一種毒素被誘變質變,十一種神經毒素就會一起發作,將曾子墨推向萬劫不復之地。

    反推到這里,似乎已經看到了真相的輪廓,也觸摸到了真相的邊緣。

    也給了金鋒最費解的困惑。

    這個困惑就是,為什么跟曾子墨在一起形影不離的梵青竹卻是一點事都沒有。

    越追查事情越變得撲朔迷離,眼前總是浮現出那么一點點靈光,自己卻是總抓不住。

    按照時間反推,繼續飛往下一個地方。整整三天三夜沒合眼的金鋒心力交瘁上了飛機倒下就睡。

    王曉歆跟梵青竹兩個女孩在停戰多日之后又開始了抬杠般的爭吵。

    戰爭的發起者自然是寸土必爭的王曉歆。她指責梵青竹沒給曾子墨看好,枉自還做特別科的頭子。

    梵青竹生怕吵醒了金鋒一直都在忍讓人忍耐,也不跟這個毀了容的王曉歆計較。

    可當王曉歆那句:”子墨差點就沒救過來。你倒是屁事沒有。你自己心里沒點數?”

    當即之下梵青竹忍無可忍,摸出手機一點微信第一次加了王曉歆好友。兩個人隨即就在金鋒的背后打起字來瘋狂對吵對罵。

    毫無疑問,王曉歆又一次在尖酸刻薄的梵青竹面前敗下陣來。

    梵青竹逮著春之城ktv的事直接將王曉歆罵得抬不起頭來,跟著又借王曉歆誤傷金鋒的事直接將王曉歆ko倒地。

    王曉歆勃然大怒又怒不可遏。氣得渾身都在發抖。

    慢慢起身探著腦袋看了看正在熟睡中的金鋒,沖著梵青竹抬手一指。當先走進龐巴迪的豪華廁所。

    梵青竹更是毫不示弱起身就跟了進去。

    豪華廁所房門關閉了足足兩個小時分鐘直到快要降落的時候才開啟。兩個女孩先后走出來,完全無視曹慧徐增紅王小白多人震怖驚愕的眼光,默默走回自己的座位扣好安全帶。

    曹慧和徐增紅哪連看兩個女孩的膽量都沒有,王小白只是偷偷瞥了一眼,頓時驚得來心肝五臟都炸裂開去。

    自己老姐換了新的服飾看不出任何異樣。不過好像她的頭發少了不少。戴著的面具左邊明顯的比右邊腫脹了好幾分。

    梵大神獸同樣換了身職業套裝,但她的臉上卻是涂上了濃妝艷抹的煙熏妝還戴上了遮蓋半邊臉的太陽鏡

    王小白的腦袋當時就是一片空白。憑著想象自己都能猜測到兩頭大神獸在衛生間里經歷了多少個來回的搏殺。

    自己老姐的戰斗力肯定是趕不上梵青竹的。不過那里面空間狹小,自己老姐好歹也是長纓總頭子,近戰格斗也有自己的兩招殺手锏。

    這種意氣爭斗肯定不會往死里打。打到最后估計雙方都用上了大殺技。

    抓、撓、掐、咬、撕。

    估計拼殺的時間不會超過四十分鐘。雙方打累了也消氣了,互相揪著對方的頭發叫著放手,完了化妝換衣服的時間用了八十分鐘。

    剛好湊齊兩鐘頭。

    這要是被外界知曉了話,怕是三觀都毀完毀盡。

    臨到和田上空,金鋒突然翻起身來調開存卡記錄,細細一看之后立刻叫飛機該航線直飛高笠。

    這個意外的變故讓飛機上的人全都吃了一驚。

    就在機場加滿了油,金鋒一個人帶著曹慧直飛高笠。

    王曉歆和王小白的護照由組織保管,梵青竹的護照沒帶,眾多人中唯有曹慧有護照,其他人只得在和田下機。

    看著龐巴迪消失在視野中,王曉歆和梵青竹兩個女孩倒是有種逃過一劫的慶幸。

    龐巴迪的最大飛行航程在八千公里,時速接近音速。從和田到漢陽城不過區區幾個小時的時間就到。

    下飛機的那一刻金鋒就換了另外一身裝束,用的護照也是佛國的標準公務護照。自己曾經逮著這本護照光明正大進入第一帝國。

    順利通關之后,跟曹慧匯合搭乘出租車去了第一個地方。

    第一站,漢陽城著名的高級購物中心和美食街。

    第二站,五十公里外的溫泉度假村。

    第三站,一百公里外的邊境世遺遺產小山村。

    第四站,第五站??

    曹慧是特別科尖子,金鋒在錦城收破爛的時候就跟金鋒認識。她的能力自然不用多說。

    在高笠的三天時間里,兩個人配合無間潛入了好幾個只有會員才能進入的會所和度假村。

    最后一天時間。金鋒突然改變了戰術,亮出身份。準備去另外一個地方。

    也就在這時候高笠國突然爆出了一個驚天動地的消息。

    看到這個新聞之后,金鋒足足站在原地呆滯了五分鐘。驀然回頭一拳又一拳打著身后的車子。直把車窗玻璃打得粉碎,直把自己的拳頭打得血肉模糊。

    堪堪愈合的左臂傷口再次崩裂,鮮血狂涌。

    而金鋒卻是全然不顧渾然不覺,宛若一頭癲狂的野獸盡情發泄。到了最后金鋒竟然用腦袋去車子,咬著自己的大包,嘴里發出最凄慘的悲吼。

    一邊的曹慧看得不知所以。卻是不敢上前去勸暴怒發狂的金鋒。

    在曹慧的印象中,從未見過金鋒這樣失態這樣瘋狂。

    看著電視上那鋪天蓋地的新聞。曹慧似乎有了些明悟,卻是又不敢確定。心里卻是涌起翻江倒海的駭然和驚恐。

    曾子墨的中毒??竟然跟他們家有關。

    這怎么可能?

    這怎么可能?

    ”這件事爛在心里。任何人都不要說。”

    ”我有安排!”

    凌晨兩點,在外奔波了八天七夜的金鋒回到了天都城。卻是并沒有回到曾子墨那里。

    當梵青竹打開門看見那憔悴得跟僵尸一般的樣子的剎那嚇得臉都白了。

    金鋒背著大包進了梵青竹千平大平層,連鞋也不脫,慢慢的放下包丟在地上,整個人就跟木頭一般站在那里。

    梵青竹立刻明白金鋒這是查到了線索,卻是不敢多問。趕緊給金鋒端來了熱水。

    然而金鋒卻是不去接,靜靜的看著梵青竹,昔日凌懾天下的鷹視狼顧黯然無光,整個人就跟死了一般杵在那里。

    ”子墨的毒??”

    金鋒的牙齒緊緊咬著下唇嘶聲叫道。

    ”李家干的。”

    用盡畢生力氣嘶聲說出這話的時候,金鋒的身子徑自打起了擺子,一張臉黑得嚇人,眉間死氣凝結。

    ”別跟??子墨說??”

    金鋒的眼睛淌出兩行血淚,身子抽搐了兩下,直直往后倒在地毯上。

    這話如同五雷轟頂打在梵青竹的身上,急忙去扶金鋒。

    ”哐當!”

    ”啪嗒!”

    ”砰!”

    幾聲脆響在客廳里傳來。

    曾子墨和王曉歆還有青依寒就站在那客廳中央,呆若木雞石化當場。

    :。:
快三止盈止损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