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蜀山問仙 > 二百六十一章 旁門修士
    雙目越發明亮,雙手高舉那根木棒,對蕭清連拜三拜,恭聲道:“弟子得見仙長一面,此生知足。多謝仙長指點迷津,一解心中之惑,就此告辭!”

    蕭清笑著道:“你要走,我也不攔你。看在贈果之德份上,就贈你一句偈語:魚躍龍門天罡訣,木劍無鋒太玄心。”

    “弟子受教!”

    陶川站起身來,手持木劍,發出一聲長嘯,就朝山下掠去,其音清越,身影越來越快,陡然嘯聲突止,一道兩丈長短,通體烏墨色的一道劍光沖天而起,化為一道流星,就朝東方飛去。

    蕭清頭也不回,淡淡道:“秋翁在旁偷窺多時,何不出來一見。你那天蟬隱身之法,拙劣得很,要是再不出來,恐怕就要和桃樹化為一體了。難道你不知道東天郡主鸞駕已臨,天下間任何木遁都瞞不過她?豈容你弄鬼?”

    “仙人饒命,小老兒并非是存心過來偷聽,只是聽到五雷天心雷法之聲,才過來一看究竟,不料無意目睹兩位金仙降臨,自覺形愧,言行有虧,才不敢上前相見……”

    青霞一閃,面前陡然出現一個白衣白發的老人,正是那位姓秋的老翁,跪倒在地,戰戰栗栗地道。身上衣服已被扯掉不少。

    蕭清正要開口,見前面東方陡然出現三道火光,直沖霄漢,一閃而隱。心頭一動,已看出是方才三位猿公后人的三陽真火,此時正全力發威,與人相斗。才讓他在數千里外看得清楚。

    目光一轉,冷聲喝道:“將手伸出來!”

    秋翁連忙雙手平攤,擺在他面前。

    蕭清伸手在他兩只手上各自繪了一道靈符,輕笑道:“左手乙木遁法,持效三日,右手太乙神雷,可用兩次。你此時持我靈符,飛去前方三千里外,前去與你三位舊友解圍。剩下該做什么,你自己決定,與我無關!”

    秋翁見雙手符文一現就隱,右手更多出了一絲炙熱氣息,微微震動,好像依稀間都可看到那道靈符篆文在掌心上下流動。知道自家一切早被仙人知曉,此時分明是略加薄懲。

    不驚反喜,更不敢多問。連忙拜謝,一施自己僅會的乙木遁法,化為一道青光,朝空中飛起。方一起身,就見身外青霞微微一亮,疾如雷電地帶著自己從空中飛起,瞬息千里,眨眼就到國都前的金鳳嶺,見前面妖光雜沓,遮蔽了大半個天空,只有三條火龍般的火光,在霧氣中上下翻騰。

    不敢怠慢,連忙將右手朝空中一舉,就見一絲紫霞從手中飛起,如龍走蛇般地朝前方打去。一出就化為千百丈金光烈火,帶著滿空激雷迅鼓聲,呼嘯而下。聲音更是驚天動地,一下就吃震昏過去。

    蕭清見空中火柱一下消去,知道他神雷已經奏效,為了不讓其他仙人看出來歷,所繪靈符也是袁公一門所用的五雷天心正訣,此法武當、昆侖等各大派皆有傳授,本是尋常。以他此時道力,自然一眼就能看出微妙所在,照本宣科冒名頂替,毫無破綻。

    見前面桃林枝頭各自開放一兩朵鮮花,越發五彩繽紛,各有芳華。此地雖過春時,但本多靈異,枝頭留有少許殘花,也不引入注目。

    約過一個時辰,才見絳雪現身出來,梅映月人也長高少許,化為一十四五歲的妙齡少女,站在師父后面,猶如姐妹般,神情舉止,容顏打扮皆有幾分神似。

    梅映月一出,目光微微一掃,見只有蕭清一人,連忙上前見禮,卻不敢開口相問。

    反絳雪笑盈盈地道:“那個書呆子呢,怎么不見了?”

    蕭清笑著道:“他逃竄了多年,終于決定不逃了。正拿著心上人給做的木劍,準備持劍屠龍,血濺金殿,了卻昔年心愿!”

    “陶先生……”梅映月剛一開口,就連忙不說,俏臉飛起一片紅云,更嚇得連忙低下頭去。

    絳雪不禁搖頭道:“你這丫頭,閉口一個陶先生,開口一個陶先生,被人家賣了都不知道。人家可是皇室甲胄,你高攀不起的!”

    蕭清聞弦音知雅意,笑著道:“此時不知道誰高攀誰呢?”

    絳雪一個旋身,朝他盯了過來,秀目如一片秋波,淡然道:“你說是誰高攀誰呢?”

    蕭清連忙送上高帽子道:“當然是臭小子高攀。”

    “哼,這還差不多,丫頭,下次遇到那小子,直接轟出去。”絳雪冷冷吩咐徒弟道。

    “此時已經不早,正好趁著夜色,趕過去參加此間的中元佳節,見識一下秦漢古禮,和中原本地究竟有何不同?”蕭清見絳雪教訓完徒弟,揚手飛起一片絳云,涌著三人,冉冉朝空中飛起。

    絳雪見他所施展的仙法,看似云霞飛舞,云彩翻騰,但道法路數卻粗淺得很,僅是以旁門下乘的聚散云霧的入門法訣,弄出一片不倫不類的仙云。面色微寒,嗔道:“都將人踩在腳下了,還要弄虛作假,等下到了九龍峽,不是存心讓人笑話嗎?”

    蕭清一指梅映月手中的梅枝條,神色古怪地道:“你身中的東天乙木真氣,只要一施展,就難以藏匿蹤跡,要被此地高人認出。我才裝成兩個旁門修士,前去觀禮,就算主人有所懷疑,也會不放在心頭。不然等下兩個魔頭出世,你我若不在場,定然走脫一人,就是禍害。我替你清理門戶,你還要怨我,真是好人難做!”

    絳雪就不多說,卻知道他在白犀潭要去那一套乙木神劍,等下也是魚目混珠之用。喬裝成兩個和東天大有淵源的旁門苦修仙人。既不會被看清,也不會有多高禮遇,就不多說。

    只是見這朵祥云,在空中慢悠悠地朝東南飛去,速度比起尋常仙人劍遁都要慢上不少,片刻就遇幾起遁光,都看上一眼,就嫌棄道法粗淺不堪,只是功力深厚,連上來搭理的心思都沒,也是好笑。

    見天空升起一輪月牙,比起常見要小了許多。才明白此間已是自有天地,月牙乃空中天星所化,并非廣寒宮所在。

    :。:
快三止盈止损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