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女生小說 > 農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寵不停 > 第791章 契書怎么會是無效的呢?
    第791章 契書怎么會是無效的呢?

    第791章 契書怎么會是無效的呢?

    薛三叔公等人全都把目光看過去,等著這位族老說的另一個可能是什么。

    事關制糖廠能不能繼續開下去賺錢,這位族老這個時候也顧不得會不會得罪人,把自己的懷疑說了出來。

    他道:“還有一種可能就是,白溪村的人把制糖廠方子賣出去了。”

    “要知道,這制糖方子可不止我們幾個手里有,白溪村的人,知道這個方子的也不少。”

    “說不定就是他們看不得我們幾個賺錢眼紅,就偷偷把制糖方子賣出去,讓我們制糖廠開不下去。”

    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薛家幾個族老一時全都沉默下來,到底怎么回事,還是得到衙門才知道。

    到了衙門之后,薛家幾個族老才知道,出面告他們的不是別人,就是原來清水鎮的第一富戶,現如今已經把重心轉移到縣里去發展的錢老爺。

    雖然是錢老爺告的他們,但是并沒有親自來過堂,公堂上站著笑瞇瞇胖呼呼的中年人,是錢家的管事,他代表錢老爺上堂,向薛家村制糖廠進行索賠。

    薛家村幾位族老原本還質疑是某個富戶眼紅他們的制糖廠,所以才故意搞鬼,可一看對方是錢老爺,立即把這個想法拋到腦后。

    以錢老爺清水鎮第一富戶的名頭,賺錢的生意大把大把的,比制糖廠賺錢的生意也不知道有多少,根本犯不著為了一個制糖方子就往自己臉上抹黑。

    既然這樣,那就說明,制糖方子被賣出去的事情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薛家村幾位族老全都慌了神,心里不好的預感越來越重,甚至生出一種強烈的直覺,那就是這個制糖廠,他們可能真的保不住了。

    薛三叔公垂死掙扎道:“大人,知道制糖方子的,不止我們幾人,白溪村也有人知道,說不定就是他們卑鄙無恥,偷偷賣了制糖方子,卻想栽贓到我們頭上。”

    只是對方展示出來的契書上面,無論是摁的手印還是簽的名字,都是薛家村的人。

    簽名的薛貴,手印摁了兩個,一個是薛貴的,一個,是薛家村那個被幾位族老推出來當傀儡的村長的。

    證據確鑿,這下想推到白溪村的人身上都不行。

    薛家村幾位族老的臉都綠了,萬萬沒想到,竟然會是薛貴偷偷把方子拿出來賣了。

    為什么他們知道是薛貴,而不是那個傀儡村長呢?

    因為前段時間,薛貴回到薛家村,一副改邪歸正的樣子,表示自己害死了薛老頭薛老太很后悔,現在真心懺悔,想為村里做點事,以彌補之前犯下的過錯。

    這話反正是沒有多少人相信的,而且薛家大房三房也不待見他,薛福和薛壯看到他都跟沒看到一樣。

    薛貴一改常態,并不像以往那樣,好吃懶做,高高在上,他還會主動給村里人幫忙了。

    雖然,有時候別人根本不需要他幫忙,可他做出樣子來了,別人也不好多說什么。

    就這樣一來二去,村里人雖然還不待見他,但也不像一開始那么防著他了,薛貴就開始天天到制糖廠幫忙,哪個工序他都幫,并不挑三揀四。

    薛家幾位族老當時沒想到薛貴會打制糖方子的主意,一時大意,就放松警惕,薛貴在制糖廠幫了一段時間的忙,有心算計無心,很快就把制糖方子弄明白了。

    之后,找了個時間,找薛家村的村長喝酒,村長多喝了幾杯了,醉了,醒過來發現薛貴已經走了,也就沒在意,后來看到自己大拇指上有點紅油印子,也沒多想,這事就這么過去了。

    薛貴從那天之后就消失了,村里人本來對他多有防備,他走了別人只會松一口氣,反而是薛家幾位族老還在可惜制糖廠少了一個免費勞力。

    而且薛貴讀過書啊,要是他不走,還能給制糖廠記個賬什么的。

    誰能想到,薛貴做的這些,根本就是有預謀的,他回薛家,也不是什么改邪歸正,就是為了制糖方子。

    從薛家村出來之后,薛貴就開始給制糖廠方子找買家。

    一般富戶他也不敢找,怕別人坑他,最后就找到錢老爺頭上,說要把制糖方子賣給他。

    錢老爺手里雖然賺錢的產業多,可做生意的人,難道還怕賺錢的產業多?再說制糖廠這種生意,幾乎是穩賺不賠的,而且換成他來做的,就不是像薛家村這樣小打小鬧,他完全可以借助錢家的產業,把制糖廠的生意鋪開,這么一算下來,這個制糖方子就非常買得。

    不過錢老爺做事還是十分小事謹慎的。

    買方子之前,他還特意去打聽了一番薛家村制糖廠的情況,得知這原是白溪村辦的制糖廠,薛家村從白溪村分離出來獨立成村的時候,從白溪村手里拿過來,現在是整個薛家村的產業。

    而薛貴賣制糖方子的契書上,不但有薛貴自己的簽名和手印,還有薛家村村長摁的手印。

    這就沒什么問題了,錢老爺十分爽快的花錢把制糖方子買下來。

    由于事先打聽過薛貴是個什么樣的人,錢老爺為了掐斷把糖方子繼續賣給別人 賺錢的想法,契書上加了一條,薛家村的制糖方子賣給錢老爺之后,就不能再賣給別人,而且薛家村本身也不能繼續開制糖廠,不然就要按制糖方子的價錢,十倍賠償錢老爺損失。

    而這張制糖方子的價錢,薛貴賣了五百兩銀子。

    此時在公堂上,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薛家族老們氣得差點噴出一口老血。

    薛三叔公連聲音都是哆嗦的,叫嚷道:“這不算!”

    “賣制糖方子的事情,根本就沒有通過我們,這怎么能算數呢?”

    “制糖廠又不是薛貴他們兩個的,他們簽字摁手印有什么用?”

    薛七叔公亦是沉聲道:“大人,制糖廠是我們幾個的,這個制糖方子,我們幾人沒有同意賣出去,錢家這份契書就是無效的!”

    錢府的管家笑瞇瞇道:“幾位族老別開玩笑了,這份契書怎么會是無效的呢?”
快三止盈止损技巧